藥學雜誌電子報95期

No. 96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九月三十日出版

傳統醫學之道地藥材說


永康榮民醫院藥師 林睿明

壹、前言

當你乘火車上阿里山旅遊時,相信你也會有這個體驗,火車由嘉義市北門站出發,沿途經竹崎上達阿里山,兩旁的景觀植物由一排排一棵棵的芒果樹,到一區區的荔枝園、檳榔樹、樟樹,最後到了山上看到的是一株株聳立雲霄的松柏樹,甚為壯觀。由於海拔高度的不同,氣候溫度有所改變,使得植物生長種類不同。

貳、緒論

傳統醫學所用之藥物材料一般稱為中藥,其源自大都來自於自然界,有植物、有動物、也有礦物,而其中大部份取之植物為多。中國地域方圓遼闊,出產藥材種類很多,遠溯自神農本草經所記載之藥材,分上、中、下三品365種以來,經歷代幾千年的臨床用藥經驗累積,所紀錄的品項逐漸累積,據明代李時珍本草綱目乙書記載共收錄1,892種,因此不用說,現今臨床用藥可達數千種以上。以有限之精力,個人想要精通分辨那種藥材是真是假,何者為優?何者為劣?是件不容易之事,就如同神農本草經集注作者梁陶弘景先生所云:「…眾醫不識藥,惟聽市人,市人又不辨究,皆萎採送之家,傳習治拙,真偽好惡莫測,…以蛇床為蘼蕪,以薺尼亂人蔘…,以此療病,固難責效」,可見辨藥之難自古已存。

中藥之命名,據清汪昂先生所著本草備要藥性總義有云:「藥之命名,有以形名者,人蔘、枸杞之類也。以色名者,黃連、玄蔘之類也。以氣名者,豨薟草、香薷之類也。以味名者,甘草、苦蔘之類也。以質名者,石膏、石脂、歸身、歸尾之類也。以時名者,夏枯草、款冬花之類也,以能名者,何首烏、骨碎補之類也」1,因此中藥之命名,是有它一定之意義,如因性能而命名的如防風能治諸風等諸症,益母草治婦科產疾,決明子功能明目,續斷續筋骨。因氣味而命名者,如麝香、丁香、茴香之香,甘草之甘,苦蔘之苦,細辛之辛。以形態相似而命名的,如藤有彎曲的,烏頭形如烏鴉的頭。根據藥物顏色而命名者,如白芨、黃連、青黛、紅花、紫草等。又根據生長的特性而命名的,如夏枯草,夏至後花葉枯葉,忍冬經冬不凋,桑寄生於桑樹等等。以入藥部位而命名者很多,如菊花、桑葉、桂枝、葛根、橘皮、杏仁、蘇子、虎骨、鹿茸、蟬退、鱉甲等等。有以最先發現這一樣藥的人名或故事典故而命名者,如何首烏、使君子、杜仲、劉寄奴、徐長卿等。而外來舶來品,有以譯音名如曼陀羅、訶黎勒,或加胡字樣,如胡椒、番木鱉等等,表明這些藥材非國產。此外也有因產地而得名者,一般說來,藥名附以產地名者很多,往往同一藥物,因生長地區的不同,在品質或性能上便有了差異,如黃連以川產者為佳,稱為川連。細辛以東北產者為正品,故名北細辛。橘皮以廣東新會產者質最佳,名之為新會皮。又貝母以四川產者為良味甘用於虛癆之燥咳,而產於浙江貝母,味苦,多用於外感風邪之痰漱2,是故同一種藥物,由於產地不同,往往就是質量有所差異,因此傳統醫學的藥材就有所謂的道地藥材之說,亦即是某一地區所產之某種藥材,其品質高、療效好,因而素有盛名。

如山西的晉黃耆3,河南的懷牛膝3,福建的建澤瀉3,河南的懷慶地黃3,蒼朮以江蘇茅山產者最著名,故稱茅朮3,西寧大黃主產於青海,又明錦紋是為大黃之極品3,等等都是享有盛名之道地藥材。產地不同,往往使一植物有療效成分不完全相同,以今藥理作用的觀點分析,如長白山的野山蔘,東北各省與韓國、日本的圓蔘其人蔘皂的含量,有7.15%~16.3%不等之別,而各地產地之常山飲片,其生物鹼含量測定,據說最高含量與最低含量相差四倍左右4。

據文獻記載,植物體中油脂的組成成分與生長地域有密切的關係,熱帶植物所產生的油脂,其脂肪酸以飽和的較多,如棕欖油、椰子油等;而寒帶及溫帶植物的油脂,其脂肪酸為不飽和的較多,如亞麻油、菜子油等。又以不飽和脂肪酸而論,在熱帶與溫帶植物易產生油酸;而寒帶植物易產生亞麻酸,因之同一種植物由於生長地域的不同,其油脂中的脂肪酸組成的比例可能也就有差異,例如北歐所產的亞麻油中,所含亞麻酸的量均較溫帶、熱帶所產的為高3。

沉香,依本草記載,性微溫,味辛,入脾、胃、腎三經,其功能為降氣納腎,壯元陽,墬痰涎,主治嘔吐、呃逆、心腹疼痛、噤口毒痢,大腸虛閉,腰膝虛冷,氣逆喘息等症3。沉香樹生產於亞洲熱帶國家,係瑞香科(Thymelaeaceae)植物白木香樹Aquilaria sinensis Merrill木部,或瑞香科植物沉香樹Aquilaria agallocha Roxburgh木部的有多量黑棕色樹脂的心材。白木香生長不擇土壤,凡肥沃之處,生長雖較迅速,但木材及皮質均疏鬆,香氣亦少,少有沉香。而在貧瘠的沙土,生長雖較慢,但木材堅硬,纖維細緻,香味濃厚,而木材內藏含較多量之沉香3。

又如柴胡本品係繖形科(Umbelliferae)植物柴胡Bupleurum falcatum L及其變種的根,由於種類及產地不同,有韭葉柴胡,竹葉柴胡及南柴胡北紫柴胡之分,而依據本草認為以竹葉柴胡及北柴胡為佳3。而人蔘本品係五加科(Araliaceae)植物人蔘Panax schinseng Nees(Panax ginseng C.A. Meyer)的乾燥根,本品自古用即作珍貴補品,由於其生長習性,栽培人蔘的地方,氣候要溼潤冷涼,排水良好,且能有樹蔭有闊葉樹的混淆林,向北頃斜坡且為向陽坡的山腹地,且坡度最好在10-35度之間為宜,土壤為腐質的沙質壤土,疏鬆肥沃有較厚的腐質層和落葉層。酸性強及特別易乾燥或排水不良的土地均不宜栽培,總的來說,外界環境溫度、日光、水分、土壤養分通風與否等均與人參生長有密切關係3。

就以麻黃為例,本品來自於麻黃科(Ephedraceae)植物,係1.草麻黃(Ephedra sinica),2.木賊麻黃(Ephedra eguisetina),3.中麻黃Ephedra intermedia等或其他含有麻黃屬植物的乾燥地上部分。其主要藥效的生物鹼是含麻黃素(Ephedrine)及偽麻黃素(Pseudoephedrine),麻黃在傳統醫學臨床上應用很廣,該品自古神農本草經就被列入中品,主要應用於開腠發汗,平喘咳、利水,為發汗、解熱、鎮咳、治咳良藥,東漢名醫張仲景先生治傷寒所立之麻黃湯即是千古的經典名方。本品的產地在山西、河北、內蒙古、甘肅、河南等省,而以河北、山西為主要產地,河北以懷來、蔚縣、地平延慶一代為集中;山西以大同為集中,其次內蒙古之呼倫貝爾境內亦廣有分佈3。其生物鹼含量之測定(表一),可見產地不同,而其所含療效性生物鹼量有所不同,故可做為品質藥材好壞之參考。

所謂的「道地」二字,依辭彙字典之註解是『真實的』5,亦即是在在地地的意思。根據現代藥學之研究,就以王不留行乙味藥材為例,依本草之記載,王不留行列入名醫別錄為上品,此藥物走而不住,雖有王命也不能留其行,故名之。本品正品應為石竹科Caryophyllaceae植物的王不留行Vaccaria pyramidata medicus的乾燥成熟種子。其性平味甘苦,入肝、腎二經,能通經行血,催生下乳,消腫止痛,治癰疔毒,婦人難產,月經不調,乳汁稀少等症3。但目前台灣坊間藥材未有此種王不留行藥材的出售,且台灣沒有這種原植物的分佈,而所使用多係野牡丹科Melastonaceae野牡丹Melastoma Candidum D.Dou植物採收曬乾切片的根及幹,亦稱為王不留行,或不留行,功效為消炎,驅風除濕,乃傷科,肺癰,風濕良藥6。由是二者之功效比較,顯見不同產地的兩者,其功能是南轅北轍,應用於臨床處方,當然是不同的療效。金元大醫家張潔古先生在其所著珍珠囊指掌補遺藥性賦乙書其用藥法乙篇有云:「古人用藥,如羿之射的,不第諳其理,尤貴擇其道地者,製之盡善,不然欲以濫惡之劑,冀其功驗,雖扁鵲再起,其可得乎」7。又明李時珍先生所編本草綱目乙書,在其序例上之土地所出,真偽陳新並各有法乙段有云,宏景曰:「諸藥所生,皆的有境界,秦漢以前當言列國,今郡縣之名後人所增爾,江東以來小小雜藥多出近道,氣力性理不及本邦,假令荊益不通,則全用歷陽當歸,錢塘三建豈得相似,所以療病不及往人,亦當緣此。又且醫不識藥,惟聽市人,市人不辨究,皆委採送之家,傳習造作,真偽好惡,並皆莫測」8。又宗奭曰:「凡用藥必須擇土地所出者,則真用之有據,如上黨人蔘…其物至微,其用至廣,蓋亦有理,若不推究厥理,治病徒費其功」8,綜之,古人用藥一定要選擇道地藥材,才能把握其會真正顯現其功用。

參、結論

中藥絕大部份是取之自然界的植物,自然界的生長環境因地域性的土壤、水份、雨量、氣候、陽光日照等諸因素,而影響到其生長後之結果,有效藥理成分的改變,在在現代的科學研究已經證實。道地藥材的選擇,即是要挑選實實在在的藥效,否則不但不能醫治病情,臨床上可能反而造成病體傷害,亦即藥材鑑別的目的,在於辨別藥材的真偽、摻雜和品質的優劣,以保證藥材之確實療效,否則因偽藥或劣藥而貽誤病情。

植物的生長有其具有之特性,因使用部位、採收季節、儲存、炮製等諸因素皆會影響到其療效,或因不同藥用植物的根、莖、葉、花、果實、種子或全草都有一定的生長季節的成熟期,其中有效成分含量的高低,因其藥用部位生長期而異,故應採收的時間應有其各自的最適宜期。此等諸多各論若詳細討論,幾乎每個段落皆可成為文章,只因篇幅關係,今僅就何是道地藥材做一闡釋,同一種藥物,由於產地的不同,質量就有差異,因此市坊有所謂的道地藥材之說。

傳統醫學藥材有天然野生,也有經過人工栽培,皆是老師傅採集而供應到消費市場,品種之多,真假到使用者之手上要完全分辨,實是件不容易的功夫,若採集者有意要行騙,摻假要分辨出來,除非使用者很熟悉該品項,否則想抓著是件不容易的事情。要分辨藥材的真假,當然有功夫的人,可從原植物的外形方面來鑑別,可從形狀特點來鑑別品質,也可從性味方面來鑑別,如甘草以味甜粉性的內蒙王爺產品為佳,而黃連、黃柏則越苦越黃越好。此外鑑別還可運用現代科學的方法,由藥物的物理、化學性來分析檢測,或用組織顯微分析層析法、螢光分析法、生物測定法等等來鑑定出真偽或品質之優劣。

現今工業發達,人口眾多,自然地理環境受人類使用,自然而然伴生的植物也會受到環境污染,甚至產生有害的物質,如報紙常載的重金屬污染問題,鎘米不能食用等等皆是環境污染所造成,而下圖所示,是本人在醫院液氧槽圍內,因要防雜草叢生,故管理員在除草的空地上種植蔥及蒜,本來長得很蓊鬱,有天隔鄰的工程管制中心的大樓頂樓清洗冷氣機冷卻水塔,其噴出之防長青苔含漂白水之三丁烷化學劑廢液飄落沾到蔥蒜,結果被波及的植物明顯枯黃,可見環境的污染也會影響到植物之生長,說不定其療效成分亦會波及,因此環境污染是我們應該面對之問題。

04-1.pdf
04-2.pdf

A

B

04-3.pdf
04-4.pdf

C

D

註: 上列四張圖片,B,D二張是蒜株,A,C二張是蔥株,紅圈內是受飄落廢液所沾到的,很明顯的枯萎顏色與紅圈外蓊鬱顏色強烈對比

傳統醫學在臨床治療上已有數千年的悠久歷史,所應用於對病症的施治藥材便是中藥,因此中醫與中藥兩者在臨床應用上有密不可分的關係。目前研究藥材的方法,一般是分藥材生長、品種的鑑定,找出真正的品種、確實的產地、來明確實際療效成分,以及成分分析的藥理試驗、臨床試驗、藥劑製造及定量等,是明瞭其療效達到那種程度。在研究步驟上,除了藥材的生產供應、藥材鑑定、品種鑑定是必須首先解決外,其他方面的研究亦可同時相輔配合進行。科學採證的過程,是凡事事事求是的精神,中醫藥材成分有其特性及複雜性,但不要對目前暫時科學無法解釋的部份,就輕易加以否定,其療效成分一時雖難萃取或決定,但堅信科學不斷求新進步的結果,有朝一日相信會得到明白答案,那麼道地藥材之要求,便可得到肯定的答案。

參考資料:

1. 清汪昂:本草備要,世一書局印行,民國73年2月三版。16:7-14。

2. 陳慶餘:中藥學概論,文光圖書有限公司印行,民國68年9月初版。10-11:3-24。

3. 中國藥材學(上下冊),啟業書局,民國76年7月四版 47:26-30,391:22-23,429:5-7,436:8-12,568-569:36-14,518:16-21,647:39-40,587-588:36-1,605:20-23,316:2-4,318:19-21。

4. 沈映君:中藥藥理學,知音出版社,民國94年10月。18:4-8。

5. 陸師成:辭彙字典,文化圖書公司印行 民國71年8月1日出版。877:22。

6. 甘偉松:藥用植物學,國立中國醫藥研究所。1991.8八版,6:26-27,397-398:16-2。

7. 金元張潔古:珍珠囊指掌補遺藥性賦大中國圖書公司印行,1985.3再版,9:6-7。

8. 明李時珍:本草綱目上冊,世一出版社 2001年6月出版二刷。115:7-25。

表一 各產地麻黃之生物鹼含量

麻黃之生物鹼含量(%)

品種

產地

Ephedrine

Pseudoephe dnine

Total Alkaloids

Ephedra sinica 草麻黃

山西大同

0.773

0.312

1.382

 

河北懷安

0.706

0.283

1.253

 

遼寧鐵嶺

0.889

0.037

1.127

 

內蒙古

0.628

0.107

0.870

 

北京

0.272

0.104

0.480

E.Equistina 木賊麻黃

山西淳化

1.103

0.395

2.093

 

新疆昭蘇

1.409

0.654

2.436

E.intermedia 中麻黃

甘肅定西

0.203

1.163

4.564

 

青海木通

0.125

0.798

1.059

錄自國防醫學院張溫良副教授授課講義